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继续发懒
诶诶 旧文贴上~ 我喂你啊 我可爱的宝贝




[赤龟]灰色(微H)

有自慰情节
慎入

白色尾戒质感明显,贴在小手指上像镣铐,不带又怕被丢掉,戒指和自己。Kame笑的像天使遥远没有实体感,内心无人窥视,完美的表演。把自己埋进剧本,剧务action,之后导演叫停,没有NG,kame不知道什么是完美,他在悬崖边越站越高。片场周围是女人们的狂热,微笑已经很难看。
拍摄结束,互道辛苦,工作人员穿梭往来,每个人说,kame你做的很完美。
没有一个人说kame你应该休息,或者kame放假一天一起出去吧。每个人都在忙碌谁在乎谁?
然后提包上保姆车,下车再是道谢,大家辛苦了即使现在只想进门倒头睡死,明天休息一天。暗处闪光灯像夏日乡下鬼火,kame快步闪进门内之后一切防御垮掉。
开始出现轻微厌食,没有食欲,虽然知道这样身体一定受不了,可是自我厌弃已经达到最高点,拼命吃东西然后全部吐掉,体重减轻经纪人开始抱怨。医生说压力太大,需要休息。不现实。于是吃药,大把的维生素片像给即将死去的人带氧气罩,加剧痛苦。
寂寞如影随行,深入骨髓,形象气质越来越讨喜,外界评价kamenashi越来越性感,散发致命诱惑。事物所力捧造化弄人,kame生日许愿能当个行尸走肉,高层加压KT开走性感路线,所有暧昧一律切掉,如果外界有传两人暧昧也许会封杀其中一个,谁敢拿自己前途命运开玩笑?从默默无闻的jr到今天的如日中天,付出的努力如果最后没有回报不如去死,失去对方呢?kame不确定。

家里的安眠药镇静剂被恼怒的经纪人全部搜走,要死也别这个时候!寒意在八月浸入心脏,差点停跳,他明白经纪人也有苦衷。没躺下之前睡意像潮水,躺下之后立刻退去,没有思考只是死盯天花板,像要将它望穿,盖再多的被子还是冷,起来关掉空调,又开始热。起来进到客厅把抱枕抱住,还是觉得没有实体感,他后悔没有把LAN从家里带来,这样至少状况会是一个人一条狗。
他不是JIN,到任何地方就能立刻和周围的人打的火热,阳光少年人人爱好过他冰冷气质有人欣赏没人爱,其实是和陌生人相处kame会紧张,性格缺陷无能为力。
把电视机打开,看深夜版言情剧,女的哭男的哭,kame笑的无声无息。然后换台,大团圆结局,kame啪一声把电视机关掉,开始翻录影带,一遍一遍看演唱会,少俱,最后挫败发现眼睛始终只是围着一个人转,kame开始任性恼恨电视机阻隔笑容主人的温暖,因为他冷,睡不着,很深的眼圈遮瑕膏打了一层又一层。深夜空间感觉无限延伸,kame想他适合乌龟壳。
睡着之后偶尔会叫妈妈或者哥哥,这是以前第二天醒来时JIN告诉他的,JIN说kame真可爱,去他妈的可爱。
胡思乱想最后终于还是被睡意征服,一觉睡到天亮,姿势不对导致手脚麻木。Kame起床把窗户拉开透气,眼角撇到茶几上昨天的娱乐杂志,JIN说他开始担心kame会不会很累,事务所不要暧昧但是不能传不和,真可谓机关算尽,FANS立刻大为感动。整整一个晚上没有电话打来,kame不想猜测原因,如果爱没有出口,他希望由他亲手毁灭。
JIN占太多先机,他总是在输,最后一步他不想输,可笑的执念,这样的坚持毫无意义。

休息一天,kame开始收拾房间,把杂志和书从地上捡起来,然后砌到柜子上面,汗流浃背,把衣服丢进洗衣机之后开始换床单,开始翻箱倒柜找空纸盒,拔尾戒翻钱包撕照片,JIN的牙刷毛巾衣服,kame做的有条不稳,他把氧气罩拔掉,外面空气清新。
关于他们的八卦永远不会少,似有所无传到他耳中,他只当自己听力障碍。P玩笑说他的初吻被JIN夺走,丸子去看kame的时候他正在看NEWS summary花絮访谈,表情尴尬,大亲友之间的玩笑而已,kame说是不是我该去开玩笑说我的初夜被JIN夺走,中丸哑然,kame笑的前仰后合,开个玩笑你也信。
上网还是能看到,kame开始佩服女人,有人看到JIN去看P的summary,被人看到两个人鼻子对鼻子,内心平静到自己都惊讶的地步,只是觉得口渴丢下鼠标去泡速融咖啡,缺乏苦味。
爱这个字经不起流言,曾经以为可以全部的信任直到面对现实才知道脆弱不堪一击,如果不在意便是爱情已逝。太在意又是在互相伤害。想要维系爱情的因素他们统统不具备,沟通不够,性格差异一个认为怎样都无所谓只要互相信任,一个却要抓到一些确定的东西,他们的爱情见不得光,kame想要无论如何抓住一些承认他们彼此牵绊的东西。以前在一起的无所顾忌,两个人的时光留下的只有回忆于现今毫无用处,小心翼翼的让kame自我厌恶。爱情变成枷锁就会让人变得敏感,朋友比情人也许更适合彼此。
P和JIN一直耀眼,以前的kame不被任何人看好,现在的地位没人能估算他失去了多少,一条路走到,太过好强。现在三个人终于同样耀眼。外面光鲜亮丽,只是kamenashi kazuya,kame指着自己一字一句已经开始从里面腐烂,他从来对自己认识深刻。
他呼吸一个名字叫akanishi jin的空气太久,神经性依赖,现在开始缺氧,医生说现在全靠病人自己的意志。

从超市带回食物的时候,刚刚踏进玄关电话开始疯狂的响起来,kame来不及脱鞋去接电话的时候,腰撞到旁边的桌角,差点疼出眼泪,妈妈说LAN病了,不停吐,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狗也怕寂寞,kame吞了吞口水说他来不及回来了,妈妈说你不用担心已经看了医生只是告诉你一声。Kame开始自己做意大利面,仔细认真好像准备圣诞大餐,端上桌子又失去胃口,倒掉可惜自己的心血,于是放在那里等它变质最后不得不将它喂了垃圾桶,像他的爱情。
开始变得害怕上网,铺天盖地的山下智久,赤西仁,龟梨和也三个人的名字出现就好像一场战争,人气,演技,地位还有传来传去的爱情,FANS喜欢的就是就是事务所奋斗的目标,只是kame对于也许会有的解释失去了耐心和兴趣,八月二十一日的BC JIN和P一起制作,两个人在台上把友情通过NHK的电视发射塔传给每个人,他的爱情永远灰色,上节目碰一下都要精打细算。
开始感觉闷热,也许要下雨,kame把电脑关掉,走进浴室把自己放进喷头下,突然想哭可是没有眼泪,顺着光滑瓷砖慢慢坐下来手开始寻找熟悉的感觉,他们已经一个月没有做爱,想象他们在这里互相拥抱的样子,kame的呼吸开始加重,细微的呻吟情色蔓延,kame努力把头昂起来,紧贴墙面好像溺水的人他忽然想要听JIN的声音,手上的速度开始加快寻找敏感点,眼角开始渗出泪水,他把双腿努力分开,像以前每一次取悦JIN。要达到高潮的时候,放在架子上的裤子后袋里的手机开始响起来,濒临爆发边缘的情势kame不想去理会其他,管经济人去死,高潮过后kame望着手上的白色液体终于痛哭失声,他想他终于哭出来了,他该尝试自己呼吸空气14岁以后第一次。
弄干净自己后,才想起来去看手机,一个未接来电,一条短信。
我晚上给你打电话。JIN
他把短信删掉,手机关机,电话拔掉,不是不能猜出电话内容,也许有解释也许没有,但是kamenashi kazuya不认为有听的必要,爱情走到这一步不管谁去结束掉都是一种解脱,王子公主只是童话,连属于王子和王子的童话都没有。
第二天kame去片场途中到邮局去寄包裹,箱子里一张便纸朋友比情人更适合,一个城市邮局接替传递工作,不收也要收。

―――――――END―――――――

这种东西写一次不想再有下一次
我想kame已经忍不住想要爆发了 因为自我厌弃已经达到了最高点XDD 他太好强,他先爱上了JIN 于是他从最开始就开始输, 我想他亲手扼杀这段感情而不是让JIN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12/11 14:02 】 | 未分類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page top↑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对他有企图[叹] | ホーム | 我也放旧文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ふくよかなバストは成長の証
発展途上の体。たまりません。何でオッパイだけこんなに育ってほかの部分はこんなに中途半端なんだろう・・・無料配信中!! 島田智子【2005/12/11 14:07】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