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我也放旧文吧
这仿佛是解决我家龙少营养不良的最佳办法,谁让我老娘我懒[被鄙视]


[赤龟]夏日

BGM:金鱼花火

喜欢这首歌因为能听到风铃的声音闻到夏末的味道,烟花燃尽那个瞬间的光辉,之后一切回到原点,王子回到自己的国家,公主继续留在自己的城堡。

开到荼靡花事了,便是讲那一整个夏天的开始。


七岁夏天和也家屋前的树上来了不速之客,一个男孩子往上爬因为好奇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如果我摘到了果实就分你一点。因为仰头看他太累,因为他爬的地方比自己高,所以尝试也往上爬终于和他坐在同一高度上,却发现永远是上树容易下树难,小心翼翼的尝试都失败于是两个人只好坐着等父母下班回来。脚挂在空中一直摇,两个人开始玩摘到的果实,喂,你的比我大哦。喏,分你一点。夕阳西下,父母没有等到却等来肚子的抗议,开始担心好吃的东西被兄弟姐妹分光,开始担心被抛弃,于是选择放声大哭。此后一直被父母作为笑柄,只是忘记了问对方的名字。

十岁夏天赤西家对面的空地上来了个男孩子,坐在水泥管子上仰头看太阳落山,因为好奇和他一起看,却不知道看什么。呐,太阳落山是不是很漂亮。被对方认真的眼神鼓动赤西仁郑重点头,因为对着太阳看太久开始自然聚集水气的时候看到彩虹的颜色。

十一岁夏天的时候,学着对路过放学的漂亮女生吹口哨,摆很酷的姿势。打架调皮。十岁夏天遇见的男孩子原来就在离家不太远的地方,心有灵犀用昆虫吓女孩子然后回家一人五十大板,患难见真情。我,赤西仁和龟梨和也是好朋友。

十二岁到对方家里玩电动,尊敬的跟对方父母问好,关上门就开始疯,玩累之后小动物一样相互靠在一起睡着,夏末凉风透过敞开的窗户把蓝色碎花窗帘吹起来,有发丝飘到自己的脸上,麻痒的感觉。

十三岁开始思考自己无聊的人生如何和别人不一样于是进事务所,却意外的发现喜欢棒球的对方也和自己一样进了事务所。
十二岁的龟梨和也不服输的性格让自己戏剧般的和仁走到了一条地平线上。
毒舌亮说龟梨和也真是丑的让人落泪。他把嘴撇一撇那个时候的小新眉很明显的朝中间聚集,然后是无所谓的笑容,回家的路上赤西说可是我觉得你很可爱。第一次想打人因为他不需要多余的安慰。
门被推开的时候,赤西回舞蹈室拿落下的手表看到还在练习的和也就砸舌,喂,别跳了一起回家吧。
回家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一前一后,后面的把手背在后面一跳一跳,前面的人走的懒散把手插在裤兜了,突然回过头朝他扔过来一个东西,抬手接住打开看原来是家门前那颗老树又开始长果实。
你又爬树。
嘿,很好玩的。抛上去然后接住,和也始终不知道哪里好玩。
那个时候的两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是现实。
上节目的时候把自己躲在镜头之外就感到安心,看到某人笑的没心没肺就觉得快乐,小小的慕。
赤西说要带他去冲绳,沙滩上一起努力堆沙然后看他们被潮水冲散,游泳玩闹然后呛水咳的掉眼泪,赤西一脸得意,眼睛被海水刺的睁不开。
他们也许曾经忘记了告诉对方其实我不太会爬树,其实我觉得夕阳没有动画好看。

十六岁的赤西仁很帅或者是很可爱纯天然的BAGA一半做戏一半真,开始有女生对着他尖叫,开始被重视,和也觉得仰头看他太累所以还是被诱惑往上爬。逐渐抽长的身形,有一天丑小鸭变白天鹅。
迎头撞上的时候,被明显强壮的手臂抓住,才感到自己还是太瘦小。扭腰摆胯还是会相视而笑,
和也越来越性感嘛。
要当大众情人的人不要和我说这种话。
出入高档成衣店,白衬衫要配淡色带斑点的领带,牛仔裤一定要穿色T-shirt上衣,事物所说要出双入对,两个人乐得去败家。被要求在东京最繁华的地铁站亲吻,怪异的感觉,然后演戏说话做事扮夫妻,觉得搞笑带点好玩的心情也许潜意识开始想玩火。那个越来越漂亮的人,一个动作一个笑容还是会看到以前那个人的影子,但是青春期带动感官出岔觉得他在挑逗。

十七岁和也开始觉得孤独,压力加笑的一天比一天虚伪,想要回到以前虽然知道那已经不可能,从两米高抬摔下以为自己从此和舞台诀别,赤西过来扶起他的时候,才开始感到抽气的疼痛从腰到脚,手指发白抓住对方的手臂,头埋低发抖突然就想埋进去痛快的哭,但是最后还是忍住,想起以前去仁家里抓发烧的他,然后两个人滚成一团一生汗,第二天仁感冒好了换他躺在床上痛苦。那时候的单纯快乐一去不复返,但是在看到他担心的眼神的时候才恍然明白他们已经失去了什么。

那年夏末一起去高地放烟火,燃尽的最后一瞬间自然亲触对方的嘴唇,最初的试探到深入口腔,那一刻所有一切都乱了次序,手里是还在烧着的花火火星飞眩出耀眼的光辉知道燃尽那一刻童话就会结束,却天真的以为如果让它们一直燃烧就会一直美好,像卖火柴的小姑娘。

第二天谈笑风生讨论哪个女孩子更可爱,如果知道没有结果何必去深入,暧昧不清已是极限。

十八岁夏天KT休息室里和也凑进中丸,眼神挑逗,轻舔嘴唇看对方喉结上下晃动,轻笑出声,被拍头,如果想要引诱男人至少找个能陪你玩的起的人。中丸看着赤西仁笑的性感的脸大叫为什么我这样的大好青年,世纪初新新好男人没女人爱。
和也缩回头把玩手中的CD机,笑容隐在流长的额发下。

彼时他们在一起超过十年,他们似乎是又站在了同一高度之上,只是和也却发现他还是没有学会下树的方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12/11 00:21 】 | 未分類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page top↑
<<继续发懒 | ホーム | 女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